rss 推荐阅读 wap

西安资讯站_西安新闻网!

热门关键词:  云南  代理  as  xxx  自驾游
首页 新闻聚焦 西安头条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婚姻爱情 购物消费 体育健康 养儿育女 居家生活 微商创业

恋爱和结婚的区别是什么?

发布时间:2020-05-23 07:39:56 已有: 人阅读

  而结婚后,每天一睁眼,先算算这个月房贷的钱攒够了没?想想婆婆的病是不是该复查了?孩子老师要结婚了,随多少钱礼金合适?单位的项目这周是不是又得加班?……

  所以,要想婚姻长久,仅仅有爱情是不够的,还需要两个人有成熟的情商,稳定的情绪控制力,超强的承受力,和互惠合作的运营精神。

  8.连接你和恋人的只是一个点;连接你和配偶的是长期连续的线.对于恋人,重要的是积聚热情;对于配偶,重要的是保持热情

  恋爱是一种奇怪的东西,只要自己喜欢的的人就可以在一起。婚姻却不是喜欢就会结婚,恋爱容易可是走到结婚却不容易。婚姻看的是全面,是看各个方面适合不适合自己。

  婚姻相处其实需要付出这么多的力气,对方的家庭,性格……全部需要翻盘,阮老师你知道吗?我都不敢停下来,家庭、婚姻、工作、生活……没有一样是能够让我喘口气的,我爱她,但……爱她,真的太累了。」

  他原本计划当天来回,哪怕返航是深夜航班。在家一个人待着的妻子很需要他,更何况,他们刚刚失去襁褓中的孩子。

  鞠蓉有双相情感障碍,这点,在两人恋爱的时候,吴迪就已经知道了,是吴迪鼓励鞠蓉去医院就诊,吃药,把这个双向情感障碍,当做是感冒发烧一样普通。

  他给我看了鞠蓉早年的一段视频,视频中的少女微胖,但格外精神,站在讲台上意气风发,发言非常有感染力——手舞足蹈,神采奕奕,口若悬河。台下的人们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笑,鞠蓉意气风发,看向手持手机摄影的吴迪。

  吴迪承认,最初就是被鞠蓉这种跋扈的气场所吸引,她是辩论队里的骨干,做事雷厉风行,思维极其敏捷,学霸型的才女。他不示弱,敢和鞠蓉拍案,颇得鞠蓉的赏识。辩论队里,两个人联袂,合拍得好似一块连体碧玉,没人挑得出毛病。

  最初发现鞠蓉的不对劲,是一次辩论赛。鞠蓉的对手是强有力的某所高校,那支队伍里,有一个曾全方位碾压过鞠蓉的女辩手,鞠蓉落败过,耿耿于怀,立志要在这一年的辩论中掰回一局。

  她疯狂地泡在图书馆寻找辩题,扩充知识,和队友们通宵绘制思维导图,全方位击破对方可能会提出的各个论点。吴迪因为备考,没有参加,但全力支持鞠蓉,看她神采奕奕不知疲倦,虽然担忧,但更多的是欣赏。

  比赛到了,很无情的是,对方的思维令台下的吴迪瞠目结舌——太厉害了,太缜密了,毫无漏洞可钻,鞠蓉一队人殚精竭虑,力挽狂澜,但是没用,毫无悬念地,鞠蓉带领的辩论队失败了。

  吴迪觉得非常精彩,虽败犹荣,因为优秀的对方,给了大家太多的思考余地和学习,他觉得高兴,队伍虽然落败,但讨论起对方辩论的套路和思维,无一不是拍手称奇。

  在鞠蓉最灰暗的日子里,吴迪没有离开她,他陪着她,随她哭闹打骂,一点点鸡毛蒜皮毫无理由的事情,在鞠蓉的眼里都是大事,大到必须割腕跳楼才能自证清白。

  吴迪慢慢发觉,在她无理取闹的背后,藏着无法自控的深深恐慌,他从她惊惶的瞳孔里,发现了症结的端倪。

  最初,鞠蓉是不肯承认的。她没有病,她只是好胜,只是一时失控,吴迪泡在图书馆里查资料,在那个心理咨询并不普及的年代,吴迪甚至花掉一个月的生活费,去找了一位咨询师替鞠蓉咨询,在咨询师的建议下,吴迪坚持带她去了医院。

  双相情感障碍,躁狂与抑郁并行,吴迪把哭到断气的鞠蓉紧紧抱在怀里,像哄孩子一样把鞠蓉的悲与躁统统揉进胸口。

  无人教会我们如何在人生之初选择伴侣,爱情路上,坚持到底,大概是一代人又一代人坚信不疑的美德。吴迪以为,自己勇敢坚持的爱情,会给两人的未来带来光明。

  结婚第三年,鞠蓉的母亲倒在了家里的煤气罐旁边,没有遗书,没有佐证,在离鞠蓉母亲一步之遥的房间里,是鞠蓉卧床已久的外婆。

  奇迹般的,外婆靠着一根氧气管,得救了。这一对母女从鞠蓉刚出生起,就开始各种势不两立,纠葛纷争。一个丧偶后独自将五个儿女养大的倔强老人,和一个心高气傲性格傲慢的母亲,对鞠蓉的影响是巨大的。但鞠蓉和外婆非常亲近,因为鞠蓉是被外婆一手带大,她的童年里,母亲是缺失的。

  鞠蓉的母亲,大概厌倦了照顾老人但依然不得老人好言的困苦,一气之下,选择了开煤气。至此,这一家人,只留下一个牙尖嘴利,得理不饶人的老太太,和一个长期靠服药稳定情绪的鞠蓉。

  吴迪陪鞠蓉处理后事,临火化前,外婆执意自己转着轮椅到已经故去的女儿面前,亲人们以为外婆悲伤,一片噤声,毕竟死的是自己的女儿。却不想,老人拼尽全力站起来,拿起拐杖就往鞠蓉母亲的尸首上狠打。

  一片混乱间,吴迪第一次在鞠蓉冷漠无物的眼神里,感受到了原生家庭的深深可畏。但他不敢多想,在鞠蓉的坚持下,将外婆接回自己的小家。

  这一年,吴迪刚刚晋升,鞠蓉职场不得志,辞职回家专心炒股,市场惨淡,鞠蓉从当年大学里星光闪耀的学生干部,跌落成无法自控、情绪不稳的家庭妇女。

  吴迪下班在路上堵了五分钟,她便把他的西装用剪刀绞烂,吴迪吃饭吐了一块没吃干净的排骨,鞠蓉摔了筷子,大哭说吴迪不珍惜她这费心做的一桌佳肴。

  外婆在两人结婚的第五年去世了,吴迪奔前忙后,做到了自己的极致,家里、单位两头跑,没办法,只能牺牲工作。

  故事中,你可以清楚认识到婚姻与恋爱的本质区别、学习如何更稳妥地进入一段婚姻,希望能给你带来成长。

  琪琪与阿勤是生长在小城市里一对小夫妻,琪琪是银行柜员,阿勤是程序员,两人都是24岁,各自大学毕业以后就通过亲戚的介绍而走到一起。

  因为两人外表长相都不错,而且两人还挺多相似之处:思想单纯、感情经验不多、家境相当、都是独生子女、对生活也没有太高的追求、都想平淡过日子……

  刚在一起时,由于阿勤工作地离家较远,两人基本一两个星期才能见一次面,平常就通过微信和电话卿卿我我,也感觉颇为甜蜜。

  两人以这种相处了半年就决定领证结婚,而阿勤因为要筹备婚礼,干脆把原来的工作辞掉,等婚后再找一份离家近的工作。

  因为琪琪在银行工作比较忙,而阿勤待业在家,于是装修的主要责任就落在了阿勤身上。但阿勤有一个很大的性格特点——做事拖拉。

  但琪琪却是个急性子,眼看个把月过去,居然才刚选定装修公司,但具体方案、价格、选材等等都没定下来。

  好不容易通过两家人的共同努力,装修正式开工,没多久却因为阿勤的一次监督疏忽,导致装修出了一个大差错,需要返工重做,进度再一次被拖延。

  那一次矛盾,差点令小俩口放弃装修直接离婚。但毕竟还是不舍,而双方家长也多次好言相劝,还是把婚事顺利办下来了,两人住进了新房。

  新婚燕尔,本应是甜蜜的二人世界,却丝毫感受不到。小俩口反倒经常因为家务谁做、钱谁管、晚饭吃什么、周末去哪玩等鸡毛蒜皮的琐事儿经常吵架。

  甚至很多吵架的原因,连琪琪自己都记不清了。但积累的不满确实越来越深,琪琪埋怨阿勤迟迟不愿找工作;阿勤埋怨琪琪不懂孝顺自己的父母。

  本来以阿勤的性格并不喜欢吵架,但琪琪的情绪比较不稳定,一旦出现矛盾就想通过吵架的方式解决,甚至会摔东西发泄,久而久之阿勤也受不了,也忍不住反击。

  ,甚至连性生活阿勤都不太感兴趣了,这更让琪琪怀疑阿勤是不是外面有人。结婚不到一年,两人无数次产生离婚的念头。

  这小俩口其实并没有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,他们只是遇到了年轻新婚夫妻中常见的问题——没有分清恋爱和婚姻的区别。而这两者,确实有很大的区别:

  显然,琪琪和阿勤作为独生子女,都还不具备经营自己生活的经验和能力,更别说共同经营两人的生活了。

  但婚后因为没有建立相应的责任感与规则感等等,婚姻自然不稳固,恋爱期间建立的亲密感也很快被耗尽。

  但婚姻是两个家庭的结合,婚后两人需要与自己家庭和对方家庭保持一种适当而复杂的关系,是非常难的。

  而琪琪在婚后没有注意经营与阿勤父母的关系,只想过二人世界,导致阿勤认为琪琪不懂孝顺自己的父母。

  每个人必然有优点与缺点,哪怕一个人身上的某种优点,在某种时候都会变成缺点,所以婚姻双方必然需要具备包容心。

  但因为前期缺乏足够深入的了解,琪琪对阿勤的拖拉散漫显然无法包容,而阿勤对琪琪的急性子和坏脾气也无法忍让。

  最好把恋爱的时间把控在1~3年,才能充分了解对方的性格、喜好、生活习惯、社交圈子等等,并且与对方的家庭成员积极接触、保持良好联系,这样不至于恋爱太久而产生厌倦感;

  如果实在因为某些原因而需要尽快结婚,那么也要安排2~3个月的婚前同居,或者叫“试婚”,期间完全以夫妻关系相处;

  婚前需要针对婚后的经济规划、权责分工、大事决策机制、冲突管理模式等等方面做多次、详细的沟通,并且做约定,以此为婚后生活制定大的原则和方向;

  无论是婚前婚后,双方都可以准备一个小本子,日常相处中多观察和记录对方的优缺点,并且时常反思:对于对方的优点自己可以如何回报和认可?

  琪琪与阿勤在恋爱期间可以享受到简单的快乐,却在婚后找不到婚姻给自己带来的价值和意义,各自的需求都不能在对方身上得到满足,失望与怨气必然会产生,自然就过不下去。

  阿勤已经认定琪琪不会改变,两人继续走下去也不会有好结果,于是他坚定地提出:趁两人还年轻,还没有孩子,赶紧离婚。

  琪琪终究还是害怕真的离婚,她也认识到自身存在的问题,也知道自己确实表现得太过火了,同时她也认为两个人还有爱,只是不懂表达。因此,她想尝试挽回。

  琪琪自然回答不上来,因为单纯的她像大多数女孩子一样,认为爱是无缘无故、却自然而然产生的,有爱就能在一起。

  让她准备一张白纸,纵向对折,然后仔细回想两人在一起的种种相处经历,然后在纸的左边列出阿勤为了满足自己需求所做的事情;在右边列出自己为了满足阿勤需求所做的事情。

  她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尽量写出了所有能回忆起的细节,忽然发现阿勤其实在这段关系中为她付出了不少,比如:

  尽量从工作的地方赶回来陪她、常送她喜欢的小礼物、即使很困也陪她聊天到深夜、婚后承担大部分家庭开支、对她父母不错等等……

  以前她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应当,但现在她明白,阿勤确实找不到太多理由继续爱她,反而对阿勤更加不舍。

  所以琪琪在婚后首先要明确自己不再是阿勤的“女朋友”,而是“妻子”,同时她也是公公婆婆的“儿媳妇”。这两个角色就决定了她需要做出相应的行为。

  在还没正式离婚的情况下,我建议琪琪先与阿勤分房3个月,作为冷静期与观察期,如果3个月后琪琪还没有改变,再办离婚手续。

  因为两人已产生隔阂,所以琪琪的妻子角色并不能完全履行,例如不能有亲密接触、不能太频繁沟通、不能要求对方做事等等。

  但丈夫的反应依然很平淡,对于琪琪的努力表现得毫不在乎。琪琪觉得自己已经付出了很多,但看不到回应,于是逐渐泄气。

  我告诉琪琪,阿勤的拒绝是正常的。因为和好、、原谅、认可等等都只是她的需求,而不是阿勤的需求。

  他会回应琪琪对他工作的关心、穿上琪琪送他的衣服、对琪琪做的饭菜提出反馈意见、也不抗拒琪琪的靠近,在跟父母的聊天中也坦诚表示看到琪琪的改变。

  于是,在我的鼓励下,琪琪在某天晚上,借口自己房间的空调坏了而去阿勤房间睡,阿勤果然没有拒绝。

  这对因隔阂而许久没有亲密接触、而重新感受到对方的爱与接纳的小夫妻,紧紧抱在了一起,缠绵一夜……

  所以后续的咨询中,我更多是教她如何管理自己的情绪、如何及时觉察并更加高质量地满足丈夫的需求。

  ⑥谈恋爱时以为结婚就是“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”;结婚后才知道,童话的续集是家庭伦理剧

  ⑦谈恋爱时男的就怕自己没出息,给不了对方最好的生活;结婚后才知道,TMD最好的生活就在结婚前!

  恋人是在虚拟的世界里,不需要柴、米、油、盐,抚养、赡养、进项、支出等问题;而婚姻是生活在现实里,上述的问题你必须天天面对,这样经济收入的高低,家务劳动付出的多少,都是直接面对的问题。

  人是自私的,爱也不是把自己抛出去什么都不要了,在家里都想有点地位、面子上有光;在社会都想有点尊严、能抬起头来。如果这两点都没有了,那你的婚姻也走进了“”,即使不离,也很痛苦。恋爱和婚姻不同。

  恋爱是把最美的东西给恋人看,说话有礼貌、讲修养,办事讲效率、能办的事马上就办,倾其所有、投其所好。而婚姻就不是那么回事了,因为上了保险,都觉得把握,轻易的谁也不能把谁咋的;这样人的劣根性就慢慢地暴露出来了,什么办事拖拉、言而无信、懒惰、邋遢、不善家务等等······如果说恋爱的你是经过包装的你,那么婚姻的你就是本质的你。是不是“皮包公司”,一结婚就知道了,但付出的将是人生最惨烈的代价。

  俗话说:“男怕选错行,女怕嫁错郎;”我看选错行了,没有必要害怕,只要你有智商,改行照样发展。但要选错妻子,嫁错郎了,即使不痛苦一辈子,也要痛苦一阵子,或更长一段时间;那痛苦是迷失自我的、刺杀心灵的痛苦。恋爱和婚姻不同。两个恋人分手,只是精神的分手;而一对夫妻的分手,不仅是精神的分手,也是物质的分手,这种精神和物质的分手,可能要纠缠一生。

  ,基于两个人一生规划的前提/共识;其次需要两个人应对丛林/社会/家庭。(但本质仍然是两个人,是基于两个人一生规划的前提/共识)所以婚姻兼容恋爱,但恋爱不一定兼容婚姻。

  (注:上面的“婚姻”也指包含恋爱属性;且“恋爱不一定兼容婚姻”只是普通一般的看来,但有例外,例外是因为人):

  第二就是按一个说法:因为有些爱情(主要是看人),结束恰恰是对于爱情的保护。(因为ta们无力承担)

  没有恋爱属性的婚姻,婚礼上的祝词是多么的自欺欺人,剧情迟早狗血,迟早鸡飞蛋打,鸡犬不宁;即使没有结果上-外人看得见的鸡犬不宁,但心里要不乏味如水,难免出轨,要不惶惶终日,坐立难安。

  市中心一家生意兴隆的酒吧里,安卉酒红色的短发在灯红酒绿中没有那么耀眼了,倒是那一双修长的腿会引起不少人的频频侧目。

  安卉从跳舞的台子上下来的时候,脑袋更晕了,嘴里大声骂了几句,便趴在桌子上昏睡了过去,怎么叫都叫不醒。

  与安卉同来的也是一个小姑娘,是安卉的新同事简之遥。简之遥没想到她酒量这么差,无奈地皱皱眉头准备叫她的家人来接她,电话簿家人的分组里,简之遥惊讶安卉竟然已婚,惊讶过后毫不犹豫地拨了备注是「老公」的人。

  何承岸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在公司加班,一听安卉喝醉了,立马放下手头的工作开车过来,安卉的酒量他再清楚不过,跟鸟儿喝水似的。醉了先安静一会儿,然后开始发酒疯。

  夏日的夜晚,还有些闷热。何承岸开了一点窗户,穿进来的风吹起他额前的头发,离婚这么久头发长长了很多,他干脆也换了个新发型。

  何承岸到达酒吧的时候,一眼便看到了醉的不省人事的安卉。嘈杂的环境里,安卉一点意识都没有,想到这何承岸心里的火「蹭」地一下就上来了。

  他大步走过去,粗鲁地拽起安卉的胳膊:「安卉,你给我醒醒!」安卉一脸不耐烦地看着来人,看见来者是何承岸,她倒是清醒了几分。

  简之遥看着这个被安卉叫做老公的男人,长得还真是仪表堂堂,黑色裤子上搭了一件深紫色衬衫,衬衫上的暗色花纹就像他这个人一样,带一点谜一样的。

  见有人来接安卉,简之遥便放心地告辞了。何承岸点点头,算是道谢,目送着简之遥和她朋友走出酒吧门口。

  何承岸继续转过身来拉安卉:「你以为我想管你啊,你个女人在酒吧里喝成这样,你有没有点安全意识啊。」他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几个分贝。

  安卉站起来,也不甘示弱道:「关你什么事,我们已经离婚了!」她一边说着一边摇摇晃晃地向门口走去,背包还落在台子上。

  何承岸一把拽起背包的带子,几步追上安卉:「你以为我想我管你啊,手机上为什么还不改备注,还叫老公?」

  「什么老公!我没有老公!」安卉狡辩的声音更大了,但步伐却越发不稳,她半个身子都倚在何承岸的身上,一边倚靠着,还一边嘴硬着:「你别管我。」

  「嘴硬,赶紧走,回去赶紧改回来,我可不想给你收拾烂摊子。」何承岸揽着她,毫不温柔地把她塞进车里,然后给她系上安全带。

  安卉握着安全带,脑袋晕晕沉沉的,突然抬头望着何承岸,说了句:「啊,你怎么把我绑起来了,我警告你我老公打架可厉害了!」

  安卉怎么可能会听,何承岸没办法只好把放在后座的领带拿过来绑起安卉的手,然后左手开车,右手按着安卉。

  安卉性子虽然烈些,但穿着方面一直都很大方得体,从来不穿什么暴露的衣服,可是现在的她不仅穿了,还学会来酒吧喝酒了?

  他们之前的家距离酒吧太远,何承岸只好先带着她来到自己市中心的一套单身公寓,这也是何承岸和安卉离婚后一直住着的地方。

  而一路上,安卉还一直念念有词:「54678,我记下你车牌号了,等让叔叔来抓你,出来混都是要还的……何承岸,你在哪,怎么还不来救我!」声音之大,让何承岸耳边总也得不到清净,该死的,一路上还都是红灯。

  好不容易到达公寓,何承岸也没把安卉手上的领带摘下来,而是连人一起抱起来。何承岸抱起安卉的那一刻,安卉一改话风:「呜呜呜,你终于来救我了,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把绑匪打的落花流水。」

  何承岸低下头看她,她的眸子还和以前一样,晶亮晶亮的,未染尘埃。安卉身上生的最好看的就是眼睛,她的睫毛不仅浓密而且还向上翘,别人化妆可能都化不出她的效果。鼻子不挺,略小,嘴型倒是很好看,五官除了眼睛并不出色,但拼在一起却很耐看。

  「他!他摸我腿!」安卉说着说着就要哭起来,一脸委屈至极的模样,何承岸不怒反笑,「乖,我都给你报仇了。」

  「安安乖,先去沙发坐着,我要换个衣服。」何承岸叫安卉安安的时候,还是像以前一样顺口,但其实,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叫过了。

  之前的他和安卉就像两头暴虐的狮子,明明是最亲近的人,却搞得像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敌人,安卉从来都不会认输和服软,他也是。

  所以,此刻喝醉酒的毫无防备的安卉,何承岸觉得她可爱极了,一连他也放下了所有防备,不自觉地温柔起来。

  「我不累,何承岸我不累!」安卉说着便要给何承岸服,夏天的衣服脱了一层便没有了,安卉戳戳何承岸的胸肌,傻呵呵地笑:「你身材还是这么好。」

  「不行!」安卉话音刚落,手便又伸向何承岸的下身,熟悉的气息萦绕在他身边,他早就起了要命的反应。

  安卉脱到最后一层的时候,甚至还摸了摸何承岸的某个地方,「安安!」何承岸大声叫了一句她的名字!

  「哈哈,何承岸你是害羞了吗?我又不是没见过,这么长,还是这么长!」安卉跟何承岸比划着,身子一个不稳扑到了何承岸的身上。

  所以当第二天何承岸的响的时候,安卉正在他的怀里睡得安稳,何承岸按掉铃声,只是回了个短信道:我晚点过去。调成静音把它放在了床头边,手继续揽着安卉纤细的腰。

  这是离婚三个月后他们第一次相见,没想到最后还是滚到了床上来,只有三个月而已,时间却长得让何承岸忘记了起初的他们为什么要离婚,只记得他们每一个剑拔弩张的时刻,却想不起最初的导火索。

  他明明还爱着安卉,之前爱,现在也爱。想到这,他凑过脸准备再亲一口安卉,没想到还没碰到,安卉的手机便响了。

  对自己铃声极其敏感的安卉,攸地一下睁开了眼睛,睁眼的刹那就看见了何承岸那张放大的脸,第一念头是自己在做梦,眨了下眼睛转过身子拿手机。

  挂掉电话后,安卉「蹭」地坐起身,恶狠狠地看着何承岸,却突然发现自己裸着身子,然后又连忙拉过薄被,可经她这么一拉,何承岸倒是露了半个身子。

  何承岸慢悠悠地起身,走到衣橱前换衣服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:「又不是没见过。」话一出口何承岸觉得熟悉,他低头轻笑,这不是安卉昨晚说过的话吗?

  安卉坐在床上一脸懊恼,昨晚发生的,她还有些片段的记忆,自己怎么又沾酒了啊!可是,出现的为什么会是何承岸呢?

  「谁让你管我的,你别忘了,你可是我前夫!」何承岸悠闲地系上最后一粒扣子,然后踱步到安卉这边,拿过离她不远的手机,打开通讯录的分组,果真何承岸的备注是老公。

  「哦?三个月了还没来得及,那多久是来得及啊,一年还是一辈子?」何承岸一脸小人得志地笑着。安卉气得紧抓着被子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气鼓鼓地别过脸去,不想再看他。

  待何承岸出去后,安卉才弯腰把地下的衣服捡起来,竟然还是昨晚去酒店的那身,裙子这么短,这让她怎么上班。

  正当她愁眉苦脸的时候,何承岸又进来了,丢给她一套衣服:「娜娜的,上次来找我落下的。」娜娜是何承岸的表妹,安卉见过几次。

  安卉低沉地应了一句:「奥。」她心想,好一个早晚要知道,是啊,她的家人,他的家人,早晚都要知道他们离婚的既定事实。

  安卉并未让何承岸送自己,而是自己挤了几站的地铁,昨晚太激烈,导致安卉的身子还有些不适,反正总感觉自己怪怪的。而且,路上的人好像总有往自己这边看的,娜娜的衣服自己穿着明明很合身啊,应该不是在看自己吧,大概是自己多虑了。

  就这样安卉一路恍惚地到达公司,已经是十点多钟了,刚在办公室坐下,便收到同事的短信:安卉你快去换套衣服吧。

  安卉看到这几个字后,脸瞬时涨热,浑身的血液迅速移动着,她用了几秒的反应时间,赶紧奔赴楼下的服装店,要知道她上司那个老女人最见不得私生活混乱的。

  安卉到达衣服店,看到颈后明晃晃的吻痕时,一下子没忍住地破口大骂:「我靠,死何承岸,你够狠。」

  这么久没见何承岸,他好像更帅了,丝毫没有言情小说里写的那样,因为彼此分别所以一蹶不振。是不是因为他真的没有那么爱自己。

  安卉还记得他们离婚那天,两人默默地,没有人开口说话,只是出民政局门口的时候,自己赌气似的说了一句:再也不见。

  何承岸和安卉相识在一个朋友举办的小型聚会上,因为做游戏分到了一组,由此认识,何承岸觉得安卉不错,安卉也觉得何承岸不错。

  好友嘴角一翘,没想到自己竟不经意间促成了一段好姻缘,要知道,安卉和何承岸的眼光可是出了名的挑剔。

  两人轰轰烈烈地恋爱着,又轰轰烈烈地结了婚,当安卉以为自己一定能够经营好这段婚姻的时候,两人之间已经轻轻悄悄地有了裂痕。

  何承岸和安卉都是独生子,从小没吃过什么苦,都是要强的性子,当风花雪月突然变成了柴米油盐,安卉心里的落差别提有多大了。

  婚姻生活根本不像那些有爱的漫画画的那般,每天相拥而眠,一起刷牙,一起做饭。刚开始确实是连睡觉都可以甜出蜜来,可是渐渐的,何承岸觉得安卉长时间枕着他的胳膊,搞得他手都麻了,而安卉也不喜欢一个热乎乎的身体贴着自己,她怀念自由自在翻身踢被子的时刻。

  睡觉只是众多事情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事,还有彼此要适应的生活习惯,各种各样的隐性性格,于是,连做家务这件事,两个人都能吵起来。

  很多女生都觉得结婚以后老公身上出现了不少自己从没发现的毛病,并将这些都归结于老公在婚前有所隐瞒,而婚后则木已成舟,所以原形毕露。

  但真的是这样吗?事实上在恋爱过程中双方都只会向对方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,而在步入婚姻以后,朝夕相处之间难免会暴露身上的所有缺点,这才是对象最真实的样子。

  作家李敖和美女胡因梦之间曾有过一段三个月的短暂婚姻,原本是才子佳人的浪漫爱情故事为什么没能禁得住婚姻的考验,还没来得及体味生活就早早谢幕呢?

  胡因梦说她仰慕于李敖的文采和学识,带着崇拜偶像般的感情接受了李敖的表白,可是婚后却发现李敖是个近乎偏执狂的人,有着孤独且扭曲的灵魂。

  李敖和胡因梦遇到的情感困境同样也是绝大多数的夫妻遇到的问题,这种落差感就像是跗骨之蛆一直在心头久久难以释怀。

  年初的时候,闺蜜小白和即将订婚的男友大吵了一架,三年的恋爱长跑也因为这次前所未有的争吵而最终化为乌有。

  让跌眼镜的是,这次争吵的起因很简单,仅仅因为两个人的口味不一样。小白喜欢甜食,而男友是医学出身,对饮食的口味都偏向于清淡少盐,两个人在吃饭口味问题上发生了严重分歧。

  小白先是一愣,然后很愤怒:“两个人连吃都吃不到一起去,以后还怎么相处?而且这不仅仅是口味的问题,更重要的是他不愿意为我妥协!”

  小白说在刚谈恋爱那会儿,男友十分体贴,即便是不喜欢吃的东西,不喜欢做的事情,只要小白一撒娇,男友都会乖乖照做,可是随着两个人的恋爱时间渐久,小白发现自己的撒娇已经起不了任何作用了。

  恋爱到了后期,会渐渐朝着婚姻转化,恋爱双方之间会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,彼此之间要做的,是认可和接纳对方不符合自己标准的地方,为对方而改变,而不是强行改变对方。

  其实对方身上的很多问题无伤大雅,就算是不符合自己的标准,也完全不影响彼此的生活,根本没有必要强行让对方为自己改变,并以此来衡量对方是否真心。

  我姥姥来自湖南,吃了一辈子的辣椒,而姥爷则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,根本吃不了辛辣。但这老两口却平和地过完了一辈子。

  方法很简单,姥姥每做完一个菜会先盛出一碗给姥爷,然后在剩下的菜里加入她最喜欢的辣椒自己吃,同样的问题,结果截然相反。

  以前我们总觉得只有像琼瑶剧中演的海誓山盟才叫爱情,所以总喜欢在恋爱过程中期待着对方给自己的惊喜与感动。

  婚前总觉得对象是个智商极高,动手能力极强的人 ,婚后却发现他是个连酱油瓶子翻了也不会去扶的懒鬼;婚前对象和自己见面的时候总是白白净净,穿着得体,婚后才发现他是个袜子堆了好几天都不会洗的邋遢鬼;婚前对象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男神,婚后才知道他是个睡觉打呼,脚还很臭的平凡人。

  除此以外,我们还会在日常的生活中发现对象很多意想不到的毛病,有些毛病甚至让人不能理解,甚至难以忍受,但这才是婚姻的常态,生活的常态。

  我们永远也找不到一个完全符合自己择偶标准的对象,我们要做的就是妥协和接纳,不要和对象身上的每一个不满意点去较真,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,都可以换一种方式去解决。

首页 | 新闻聚焦 | 西安头条 | 理财投资 | 休闲娱乐 | 婚姻爱情 | 购物消费 | 体育健康 | 养儿育女 | 居家生活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0 西安资讯站 www.3566666.cn 版权所有 业务QQ: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

电脑版 | w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