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 推荐阅读 wap

西安资讯站_西安新闻网!

热门关键词:  云南  代理  as  xxx  自驾游
首页 新闻聚焦 西安头条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婚姻爱情 购物消费 体育健康 养儿育女 居家生活 微商创业

疫情之下从旗舰店到微商的奇幻漂流

发布时间:2020-02-12 19:14:19 已有: 人阅读

  2019年末,新冠病毒肺炎从武汉开始向全国蔓延。截至2020年1月29日,全国31个省(区、市)皆已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。

  受疫情影响,群众出门买菜都要口罩、护目镜、手套全副武装,逛街这种高危运动自然从计划清单中划去。无数人空有一颗逛街的心,却只能在梦里与漂亮衣服、香水包包、美食大餐相聚。

  “一开始有顾客进店,几个店员都抢着上前迎接,结果把顾客吓到了。后面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,一整天都看不到客人进店”,王宁在北京斯普瑞斯奥特莱斯商场内某品牌服装店工作,她每天都留意着疫情给店里带来的变化。

  对于绝大多数商家而言,春节都是营业高峰时期,而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肺炎让顾客不敢走出家门半步,线下门店的生意随之接近停摆。

  备好的货摞在仓库,员工工资照发,坐以待毙是不可能的,不少商家便从线下转到线上去主动寻找顾客,绝地求生以尽量挽回损失。

  王宁表示,“商场每天开门时间是11点到18点,店员到岗,但其实大部分时候是看不到什么人。原来奥莱这个时节都是人声鼎沸的,今年春节,奥莱的班车都停运了”。

  北京斯普瑞斯奥莱斯特商城有限公司发出的公函显示,“为最大程度地减少工作人员及顾客的感染风险”,商场决定“积极响应政府号召,严格防控疫情”,于1月26日起暂停营业。1月31日恢复营业后,商场对营业时间又进行了调整,部分免费班车也因疫情暂停运营。

  “本来换季清仓,应该是卖得很好”,但今年“几乎颗粒无收”,以致于熊出墨询问具体数字时,王宁只回复了三个字“不敢说”。再加上一天一天看着顾客越来越少,“店员心态也开始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”。

  “周五(2月7日),我们开始拉(微信)群”。当天,商场官方公众号推送了一篇文章《线+品牌邀你云购物》,文中贴出了百余家品牌店铺的微信二维码。

  把经营阵地从线下转向线上,如何操作、效果怎样,一切都是未知,因为王宁所在门店“线上的运营完全没有经验,之前也没有考虑过”。平时加顾客微信之后,她们只是偶尔发发朋友圈通知大家上新、打折这些消息。

  这次拉群,店里此前有两个专门负责顾客维护的微信,两个微信号大概总共添加了1500多个顾客,但目前进群的只有200多人,还包括了店内的6名销售人员。

  接下来的销售也比较简单粗暴,没有任何技巧可言。拍下衣服照片,标上尺码,所有商品包邮寄出,支持7天退换。“图片都是店员自己拍,说实话都很一般,挺山寨的,(毕竟)我们也不是专业模特。”

  据王宁透露,虽然奥莱100多个品牌上线了云商店,但“很多店铺根本没有线上运营的机会,微信号都是刚刚注册的”。可想而知,突然间转换阵地,商家多少会出现不适应。这一点在熊出墨后续的观察中得到了映证。

  比奥莱早一天,2月6日,朝阳大悦城发布了一篇类似的推文,呼吁公众远离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,并放出了商场内百家品牌店铺的微信二维码。

  “大家都很难,但都还在坚持折腾”,朝阳大悦城内一家潮牌店店主浩哥表示,为了多卖货,基本上能想到的工具全都用上了。

  最常见的就是朋友圈和微信群。熊出墨添加了多家店长微信,从他们的朋友圈发现一个共通之处:近期关于商品的动态更新频率明显提升。并且,从一些细节指出能够看出商家转到线上的匆忙。比如某店主发布的商品图,模版上“这里标记参考价格”的提示语忘记删去。

  微信群,十之都在做。秒杀群、福利群、VIP群,群名花样百出,各家群内多则数百人,少则十几人。有商家为壮大群聊还设置了拉新奖励,拉10人入群可获得口红一支,推荐成功交易可获得香水一瓶。

  再然后就是和王宁一样,把商品和提前准备好的话术贴到群里,等客上门。简单拍一个上身视频,穿上裙子在镜头前转上两圈。视频发到群里之后,有群友出来搭话,不是要买裙子,而是提醒模特“带好口罩”。

  “春天来了,单鞋还会远吗?超仙绝美又平价的春季必备小单鞋,无论是裙子裤子都超级百搭哦。等到疫情结束,穿上最美的鞋,去最想去的地方,见最想见的人吧!现在扫码领券......”

  “亲们,大家好,元宵节快乐,感谢大家的支持进群。本群是**秒杀群。因为疫情的关系,公司暂时关闭了80%的线下店铺,影响了春季新品的消化,现在公司内部推出了部分新品限时秒杀,折扣3-4折,成本价售卖,史无前例,低于员工内购价。”

  看着其他商家在微信群、朋友圈发出的消息,浩哥略带调侃,“有内味儿了”。“内味儿”指的是微商,不知不觉,“我们都变成微商了”,浩哥笑了笑,试图掩盖言语中的尴尬。

  此外,一些进阶玩家转到线上之后还用到了小程序、抖音等工具。例如,某商家每天定点会在抖音直播,从临时主播脱口而出的一句“OMG”不难判断,这位店员应该没少看李佳琦的直播。动作、语气、神态都学得神似,可残酷的是,李佳琦直播间有千万观众,她的观众不过十几人。

  林林是一家线下教育机构的创始人,机构主要做美术、书法和英语的儿童教育,有300多名学员。疫情大家减少出行,机构已经暂停营业,并向家长退了一部分寒假课的学费。

  停课,不能停学。1月30日,停课多天之后,林林决定进入工作状态,推出线上课程。喝了一壶茶,迅速做了工作大纲,第二天林林与机构的老师们开了视频会议,随后花了两天两夜的时间做课程体系、做课研。

  70个课时,每天5个时段,涵盖美术、艺术鉴赏、素描、书法等内容,林林推出的线上课程并非把原本线下的课程搬到线上,而是以免费的形式送给学员和家长。

  不同于卖衣服鞋包等商品,朋友圈、微信群发图可以接着卖。也不同于语数英等课程教育,找一个直播平台即可继续讲课。美术课程这类无形且对线下场景有重度依赖的服务,短时间内很难转到线上去。即便转到线上,因为种种限制,教学效果也会大打折扣。

  熊出墨联系到了另外一家情况与之相似的教育机构,杭州龙湖滨江天街商场内某琴行的负责人表示,“因为涉及到弹奏、演奏,现场能够给予的指导在线上肯定无法完成。但是现在特殊情况,教研组推出了线上的公益课程,学员和家长都可无偿观看。”

  实际上,这种行为可以将之理解为曲线救国。原有课程无法线上化,但通过免费的福利为机构积累口碑,维系老学员,并吸引潜在学员,为疫情过去之后的经营做铺垫。

  根据观察,二者的线上课程都收获了家长的认可,但对线下的转化效果目前还无法确定。线下什么时候开学,后续运营方案要如何调整,能否做线上收费,二者也都尚未有明确答案。

  无偿授课的同时,机构还必须承担线下门店的租金、老师的工资等等成本以及退课所造成的损失。“一个月大概损失十多万吧”,林林因此失眠数天,“我自己也难受过,但想通了。会尽力说服自己,任何事情都不会只有坏的一面。”

  第一,降低购机门槛,加速老用户向新机型的过度。目前智能手机渗透率已经接近饱和,中国的新机销售量每年达到2.5亿,稳据世界第一,各个品牌要拓展市场占有率,新用户的目标已经着手于国外市场,保持品牌老用户的忠诚度,降低换机更换品牌的概率,也是重要的战略。通过以旧换新的市场手段,帮助老用户在换新机的时候降低门槛,少花钱,可以更好的留住老用户。

  第二,促进手机循环利用,为环保做贡献,体现品牌的社会责任。很多时候我们对闲置手机的处理并不关注,在有些情况下,我们会随意扔掉已经坏了无法使用的手机,这对环境的危害很大,一块废旧手机电池的污染强度是普通干电池的100倍,可污染6万升水。手机厂商和手机回收机构的合作,能够有效降低电子产品带来的环境污染的风险,体现品牌的社会责任,赢得消费者的好感。每年苹果公司都会发布两份报告:《2017年环境责任报告》、《苹果公司社会责任报告》,体现苹果在环境保护和社会责任方面的贡献。国内手机品牌虽然销量上来了,但是品牌厚度还有很大进步空间。

  第三,有助于抢占其他品牌用户。vivo此次以旧换新的服务,回收的手机范围,不仅仅包括vivo品牌的手机,也包括其他品牌的手机,这个对其他品牌的用户转化为vivo品牌的用户是非常有利的政策。

  根据今日头条出的《今日头条大数据报告解析手机行业上半年》报告指出了各个品牌的用户换机流向如下图:

  目前国内手机回收平台中最大的两家是回收宝和爱回收,都在跑马圈地,在和手机品牌的合作的竞争上非常激烈。从目前厂商合作情况来看,回收宝更得到大品牌的认可。目前中国前四大国产手机品牌中,只有OPPO还没有推出以旧换新的服务,相信OPPO也正在看其他厂商的反馈,如果取得了较为不错的效果,相信也会跟进。我顺手去OPPO的官微下看了下用户评论,也能够看到相关需求:

  二手手机也一样,很多国家,例如印度、东南亚、非洲都对中国品牌的手机有很大的需求,未来回收企业将想方设法,拓展自己回收手机的销售渠道,提升利润。

  国内的回收公司的体量相比于eRC等企业还是比较小的,在未来也许和世界各地的手机回收企业有联动、合作,将每一台闲置手机都送到更适合需要他的国家的消费者手中。

  以杭州龙湖滨江天街和朝阳大悦城为例,前者对商家实行了租金减半的优惠政策,后者也将减租,但具体方案还未确定。

  截至2月9日,线下转线上三天,王宁店内的营业额总和仅为平时非周末半天的水平,这还是拿出了1折、3折最便宜的秒杀特价才换来的“好成绩”。经初步测算,三天时间里微信群内大概发布了50多个款式,成交约30单。

  但综合其他商家的表现,有业内人士分析,此般结果实为“意料之中”。因为从线下向线上转型的过程中,商家存在诸多共性问题:

  与一众线上电商玩家不同,作为公开的平台,用户会主动去寻找商品。而线下商家转到线上,多是凭借朋友圈和微信群,局限性明显,用户也只能被动地接收商家发布的信息。

  商品的丰富度方面,线下商家往往都是某品牌的专卖店,用户如果想要购买多个品牌就要自行添加多个对应的群聊。群聊过多,信息超载,进而就有给普通顾客造成骚扰的风险,朝阳大悦城某商家的微信群就因此遭到群成员的投诉。

  另外,重新搭建的线上流量池中绝大部分都是线下的老顾客。以朝阳大悦城屈臣氏门店为例,店内工作人员大海表示,因为疫情,进店人数较平日下降了60%-70%。屈臣氏官方推出了1小时送达无接触配送服务,以小程序为主要销售渠道。但店内的线上订单并没有明显的增多。也就是说,线下流失的用户并没能有效转到线上。相比之下,老顾客在微信群、朋友圈直接订货然后发快递的的销售效果“还可以”。

  之前打下的用户基础,对该品牌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,线下商家转到线上之后,他们依然是购买主力。对商家而言这是一把双刃剑,商品有路可销,同时会因拉新困难导致销量有限。

  其次,商品、顾客、交易都能转到线上,但并不等同于线下销售环节被完整得线上化。即线下独特的场景体验优势无法随之转移,这将直接影响销售效果。

  电商如此发达的今天,零售业主场依然在线下,显然是因为线下拥有线上无法复制的特性。例如,王宁店里的衣服吸引顾客主要靠版型和面料,线下门店顾客可触可感。但是,转到线上,那种感觉“照片完全拍不出来”,实体店原有优势就会变成劣势。

  这其实很容易理解。受限于无法外出,越来越多的线下活动正转到线上。办公、聚餐、甚至音乐节,群众的日常陆陆续续都加了一个“云”字作为前缀。发达的网络基础,足不出户也不至于让生活陷入彻底的枯燥状态,可隔着屏幕的生活也失去了很多精彩。集体办公的团队氛围、好友聚餐的把酒酣畅、音乐节上挥洒汗水,线

首页 | 新闻聚焦 | 西安头条 | 理财投资 | 休闲娱乐 | 婚姻爱情 | 购物消费 | 体育健康 | 养儿育女 | 居家生活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0 西安资讯站 www.3566666.cn 版权所有 业务QQ: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

电脑版 | w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