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 推荐阅读 wap

西安资讯站_西安新闻网!

热门关键词:  as  xxx  自驾游  代理  云南
首页 新闻聚焦 西安头条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婚姻爱情 购物消费 体育健康 养儿育女 居家生活 微商创业

我们拉扯儿女

发布时间:2018-07-13 10:04:06 已有: 人阅读

  我目前还没有膝前弄孙的切身体验,据说现在带孩子可不是件轻松的事,比起我们那个时代养儿育女,可就费力费神多了。

  我们的一双儿女相继出生在1980年代末。当时,我在铁路基建企业工作,常年奔波在全国各地修建铁路,妻子则在老家种地,代我孝敬两层老人,两地分居,相隔千里,彼此难顾。妻子在怀女儿期间还要挺着肚子下地劳动,背着管子给棉花喷施杀虫药,用平板车往地里运土杂肥。回到家又是挑水又是做饭又是收拾家务,一天到晚手脚不停地忙碌着,更没有做过孕期定期检查之类的保健事项。从这一点上来说,我算不上一个称职的丈夫。

  两个孩子出生时我都不在身边,是嫂子们用平板车拉到镇卫生院接的生。据妻子说,生女儿时还算顺利,她头天下午还在梨园里干活,到了下半夜感觉肚子有点痛,强忍到天明。我母亲知道后赶紧叫来我的几个嫂子连忙送到卫生院,停了个把小时就生了。医生说这是她平时坚持劳动锻炼的效果。孩子出生后进行了简单地包扎,在医院稳了稳神就拉回了家,接生费才花了15块钱。

  按照当地农村的说法,女儿出生的时辰挺吉利的,是农历4月28日,占初八、十八和二十八,俗语叫“男占‘三八’有马骑,女占‘三八’有饭吃”。我母亲有些封建头脑,在街坊邻里向她道喜时,她总是说:“喜是喜,如果是个孙子那就更喜啦。”还找神嫲嫲查算了一下,下一胎是男孩还是女孩,人家说这叫“先开花后结果,下一个肯定是小子。”村里考虑到我在铁路上工作,是“半边户”,将来家里人手少了不行,便睁只眼闭只眼让我们生了第二胎。儿子也是在镇卫生院出生的,接生费才花了20元钱,还赠送了一枚铜质的蛇年“生肖牌”,作为纪念物至今还放着。因为是超生,村上还象征性地罚了1300元的超生款。我母亲的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,长出了口气,高兴地说;“这可了心事啦,有个男孩和他姐姐做伴,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女儿出生在初夏,那时还没有“尿不湿”等婴儿护品,用的是褯子,褯子是用破布兑的,有的褯子绗的厚厚的,像搽鏊子的油布子,母亲说:“厚点好,渗水。”儿子出生在初冬,天渐渐冷了,要穿“土裤子”,就是到野地里挎上一箢子土坷垃,捣碎后用筛子荡下细土,用铁盆在火上温得不凉不热时摊在褯子上,包在婴儿的及裆部,又渗尿又清热又解毒,屙尿湿了就及时更换,一天要换几次腚。穿土裤子的婴儿很舒服,小蛋细嫩得像光滑的绸缎。生长在农村的小孩都很泼辣,寒冬腊月穿着开裆裤在风里雪里又跑又跳,腚帮子冻得像“紫茄子”。妻子说:“没有事的,常言道‘大人的脸小孩的腚,不怕冻’,冻一冻败火。”

  当时家里经济不甚宽裕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,令人欣慰的是,妻子虽然身体有些瘦弱,奶水却非常充足,冲碗鸡蛋茶喝下去,那奶水就像喷泉似地嗤嗤往外冒,把孩子噎得勾勾的。在孩子哺乳期间,基本上没添过奶粉和代乳粉之类的补品。为了不影响大人到地里干活,等孩子有七八个月的时候要给他们“掐奶”添饭,在奶头上抹点盐面辣椒面或者墨水,孩子因为怕辣嫌脏就不敢吃奶。有的孩子忘性大,过了一段时间又沾着粘着吃上了,有的孩子吃奶吃到两三岁,要反复几次才能把奶“掐”掉。我的两个孩子不到半岁多就“啊啊”地伸手要饭吃,渐渐地糊涂面条、馒头烧饼不挑不拣什么都吃。妻子在孩子刚学会走路能离开手的时候,就利用冬闲时间扎条帚卖钱补贴家用,一些麻雀从窗棂缝里飞到放高粱杪子的屋里找食吃,妻子把门一关窗户一堵,一逮一个准,然后在冒完黑烟的炉火上烤得焦焦的黄黄的给儿子吃,儿子吃得很香吃完了还要。旁边的女儿也想吃,馋得直咽唾沫,但她妈不让吃,说是小闺女吃麻雀肯长“盖脸痧”,就是在鼻梁上长一些黑色的斑点,姑娘家家的,长大了不好找婆家。妻子还喂了一头大肥猪和一只母山羊,每天都要给猪馇食为羊割草,忙得不可开交,孩子渴啦饿啦就哭咧咧地闹,妻子后边领着女儿腰里挎着儿子,家务活一点都不耽搁。有时顺手从不脏不净的猪食锅里拿块煮熟的芋头给孩子吃着,他们立马就安静下来了。

  按照老家的习俗,孩子满周岁时要“抓生”。就是在孩子面前摆上各种各样能预示他(她)们将来命运的物件,譬如书本、算盘、秤和菜刀、铁锹等等,物件越多越全越能为孩子提供一个宽泛的选择空间。孩子首次抓到什么就预示着将来干什么,如果抓到书本,这孩子将来会有学问,如果抓到瓦刀、铁锹等用具则被认为是出苦力的命。我儿子在一圈人众目睽睽之下,首先抓了一把明晃晃的菜刀,我母亲说:“完了,完了,这孩子长大了肯定得当厨子,忒没出息了。”在政府机关做事的二哥则说:“现在是什么年代了,当厨子有什么不好,要能当个大厨师,吃香的喝辣的,比什么都强。”儿子看了看大家怪异的眼神,都快吓哭了,他突然把手里的菜刀一甩,信手拿起一本装帧精美的画报,还大模大样地哗啦哗啦翻了几页,又从身后拿起珠算扒拉了几下,一圈人顿时转忧为喜,都笑了起来,说这孩子选来选去还是选择了读书、当商人,以后肯定有出息。

  那几年正处于农村联产承包的期,全家人老老少少都很忙,孩子们没有专人看护。四岁多的女儿就学会了带弟弟,脚步尚不稳健的儿子追随着伙伴们在街上玩耍。他嫌穿凉鞋不舒服,就脱下来拿着,赤着脚光着腚在炎炎烈日下跑来跑去,晒得像个“黑铁蛋”。那年月还算太平,极少有偷小孩的,如果放在现在,各家的孩子都少,哪个家长敢撒手放任孩子。女儿五岁时在村上读学前班,当做教室的三间茅屋是由原来的大队部改建的,里面烟熏火燎得黑黢黢的,光线很暗淡;老师是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村姑。虽然条件差一些,但能让孩子有个早期接受启蒙教育的场所,家长们都很乐意让孩子去。现在家里还有一张女儿学前班的合影,背景是村西的桃园,当时正值春暖花开,孩子们的笑脸比盛开的桃花还要灿烂。听妻子讲,女儿刚开始上学前班时很刻苦,为了把“木”字的那一竖写直,把“田”字的“口”字写方,不知写了多少遍,因为字写得工整好看经常受到老师的表扬,她的学习劲头就更足了。在女儿的示范带领下,我儿子的学习成绩也一直不错。

  后来,我把妻子和孩子从老家接了出来,当时的家底只有几百元钱,一家四口挤在一间只有12平米的单身宿舍里,各方面的条件根本没法同别人比。有个同事说,现在城里培养一个孩子从小到大起码要花一二百万,让我做好承受沉重经济负担的思想准备,听后心里直发毛。妻子是个心里不装事的乐天派,劝我说:“‘车到山前必有路,船到桥头自然直’,只要踏踏实实过日子,就没有过不去的沟沟坎坎,慢慢来呗,不要理乎那一套。”妻子爱面子,那些年她不想同出手阔绰的老乡出去购物,怕人家嫌她讨价还价抠抠索索不大气。常独自一人骑车到服装城买些“跳楼价”甩卖的童装,回来后镶上花边捏上花朵改巴改巴,一件件新颖别致的童装便出来了,孩子们穿起来既精神又漂亮。

  两个孩子陆续上了小学后,妻子在家属院门口摆起了冷饮摊,做起了小生意。那几年我忙于工作妻子忙于生意,一天到晚很少照顾孩子,有时甚至连饭都不能正点吃。女儿在刚能够着灶台的年龄就学会了做些简单的饭菜,吃完饭就和弟弟一起温习功课,我和妻子真是省了不少心。

  不知不觉,两个孩子都渐渐长大并走上社会。回过头来想一想,和条件好的人家相比,我们对孩子亏欠得很多很多。但就是这艰苦的生长环境和比较传统的家教,却锤炼了孩子们坚强的性格,端正了他们踏实的心态,对成就人生和未来无疑都是有益的。

首页 | 新闻聚焦 | 西安头条 | 理财投资 | 休闲娱乐 | 婚姻爱情 | 购物消费 | 体育健康 | 养儿育女 | 居家生活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0 西安资讯站 www.3566666.cn 版权所有 业务QQ: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

电脑版 | wap